匈奴王子金日磾为何会成为汉武帝的托孤大臣?

  对汉武帝的评价向来批驳纷歧,司马光在中就对他有褒有贬。贬谪他的是,骄奢淫逸,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导致苍生疲敝,起为响马,他的所作所为与秦始皇差少量。表扬他的是,秦如许做就沦亡了,而汉不单没有沦亡,反而畅旺起来了。这是由于他能尊先王之道,知所统守;受奸佞之言,恶君子欺蔽;好贤不倦,诛赏严正;晚而改正,顾托得人;以是能防止走秦亡的路途。而在这些顾托得人的托孤大臣中,有一个托孤大臣就是本来的匈奴王子金日磾。

  金日磾,字翁叔,原为匈奴休屠王的太子汉武帝天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奉诏,率万余精马队,出陇西奔袭匈奴。履历五个王国,超出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县城西北)千余里,斩杀折兰王、卢侯王,俘虏浑邪王王子及其相国、都尉,斩首八千九百余级,还缉获了休屠王的国之重器-祭天金人。这年炎天,霍去病又率军西过居延(今内蒙额济纳旗西北),小月氏(今甘肃、青海一带),打击到了祁连山,并大有斩获。匈奴单于对浑邪王、休屠王居守东方还被汉军斩杀与俘虏了数万人,很是愤恨,想把他们召回王庭诛杀。浑邪王和休屠王惧怕了,便筹议向汉代投诚。当他们派使者传递汉代后,就在霍去病率军前往欢迎的路上,休屠王又懊悔了。浑邪王杀了忏悔的休屠王,并带领其部落降汉,浑邪王被封为列侯。由于金日磾的父亲是因忏悔不降而被杀的,以是,金日磾与母亲、弟弟一路都被没入官府,后分到宫庭养马。时年金日磾十四岁。

  过了一段工夫,汉武帝乘宴游之兴,下诏校阅宫庭御马,后宫侍女嫔妃也站满了宫殿两侧旁观。金日磾等数十人牵马从宫殿阶下经过,供天子抚玩。当其别人牵马从殿前颠末时,无不窃看宫殿两侧的宫女,惟有金日磾颠末时,聚精会神。金日磾身高八尺二寸(汉一尺即是今七寸半),边幅严肃,马又养得瘦弱,汉武帝很惊诧,因此扣问他的来源,金日磾把本人的出身照实地报告了汉武帝,刘彻非常诧异。当日即对金日磾赐汤洗浴,改换衣冠,并封为御马总监。厥后,金日磾又迁升至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医生。

  金日磾固然获得天子的宠任,但从不恃宠犯事。这让刘彻对他加倍宠任和爱好了,出则让他同乘一辆车,入则让他陪侍左右,恩赐的黄金累计超越令媛(汉一斤即是今一斤六两)。皇亲国戚都在暗里埋怨说:“陛下对随便俘获的一个胡人,居然如斯垂青。”刘彻听到如许的群情后,反而加倍宠遇金日磾了。因休屠王曾做金人祭天,故赐日磾姓金。因而可知,刘彻用人是不分种族、不分贵贱的,是唯才是用的。

  金日磾的母亲辅导两个儿子甚有法式,汉武帝传闻后,就赐与褒奖。厥后金日磾的母亲抱病归天,汉武帝就下诏将她的画像吊挂于甘泉宫,签名“休屠王阏氏”。金日磾每次见画必拜,每拜必泣。

  金日磾的两个儿子长得很心爱,汉武帝就让其宗子跟从在本人身旁奉养,而且很宠这个孩子。有一次,金日磾瞥见儿子在天子死后抱着天子的脖子顽耍,这还了得!就朝气地用眼睛瞪儿子。孩子吓得边走边哭“老爹发怒啦!”武帝对金日磾说:“为什么对我的干儿子发怒?”厥后,儿子大了,也长得矮小威猛,就是有点不太检核。一次在殿下和宫女调情,恰好被金日磾瞥见了,他恨儿子在宫中***,就把儿子给杀了。汉武帝闻之盛怒,金日磾叩首赔罪,并报告了杀儿子的来由。刘彻非常悲悼,并为金日磾流下了眼泪。今后,打心眼里更崇敬金日磾了。

  现在,侍中仆射马何罗与江充的干系很是紧密。汉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卫太子(即卫皇后的宗子原太子刘据)在蒙受江充诬告后,怒而起兵。在江充打败卫太子的进程中,马何罗的弟弟马通因力战卫太子有功,被封为重合侯。第二年,汉武帝懂得到是江充计划谗谄了太子后,便诛灭了江充的宗族及翅膀。马何罗兄弟担忧遭到连累,遂诡计造反。侍中驸马都尉金日磾从马氏兄弟的异常脸色中看出了成绩,内心便对他们起了狐疑。由是,暗里单独察看他们的动态,并与他们一路上殿下殿。马何罗也觉察了金日磾的企图,是以,好久都不敢举事。汉后元元年(公元前88年)六月,汉武帝行幸林光宫(秦二世所建,位于汉甘泉宫旁),金日磾因有小病住在宫中侧室。马何罗伺机与他的弟弟马通、马安成连夜假传圣旨,戕害使者,起兵造反。第二天黄昏,皇上还未起床,马何罗没有捏词任何来由便从表面进入宫中。这时候,金日磾正筹办入厕,俄然心跳加快,预见有大事产生,他当即坐到皇上寝室的窗户下。没多久,马何罗衣袖中藏着芒刃从东边过去,一见金日磾,表情大变,当即向皇上寝室跑去,打算硬往里闯。说来也巧,马何罗慌里张皇刚跑进屋,就撞到了宫人弹奏的宝瑟上,登时僵住了。这一楞,就让金日磾遇上,并从背面抱住了马何罗。金日磾高喊:“马何罗造反了!”皇上惊起,左右侍卫拔刀筹办格杀马何罗,但汉武帝担忧会误伤金日磾,便避免了侍卫的格杀。金日磾扭着马何罗的脖子,将他摔到宫殿下,马何罗被五花大绑地擒获了。其兄弟及余党都被定罪诛杀。由是皇上赐金日磾忠孝节。

  金日磾陪侍在天子身旁几十年,经心尽责,目不逆视。皇上赏给他的宫女,他也不敢接近;皇上想娶他女儿为嫔妃,他也差别意。其刁滑谨严如斯,让天子出格惊奇和冲动。

  汉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仲春,汉武帝病危。那时新立的皇太子刘弗陵只要八岁,天子就让霍光(即霍去病的异母兄弟)帮手太子,霍光便保举了金日磾,并对汉武帝说:“臣不如金日磾!”金日磾却说:“臣,本国人,不如光,且使匈奴轻汉矣!”(见)遂以霍光为大司马、上将军,金日磾为车骑将军,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三人受诏配合帮手太子。昔时,汉武帝驾崩于五柞宫,太子刘弗陵即位,是为汉昭帝。惋惜金日磾仅帮手新主一年余,也因病归天了。

  这就是匈奴王子成为汉武帝的托孤大臣的故事。一个匈奴王子能如斯赤胆忠心地为汉代天子办事几十年而稳定,真个殊为不容易。一个匈奴王子之以是会如斯,除了他自己的虔诚特质和他母亲的教导管制得法外,与汉武帝形形色色的用人本事也是有很大干系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野史吧 » 匈奴王子金日磾为何会成为汉武帝的托孤大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