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美女的怪现象:大多直接导致君主亡国殒身

年龄期间的美男颇多,真假难辨的有西施郑旦,真实在实的有骊姬夏姬,更有那美如桃花的息国夫人息妫。这些人美的特色固然不尽不异,人们在描绘他们的斑斓也用了差别的词语,但有他一点是不异的,那就是她们都与国君有扳连,而这个国君大概亡国,大概殒身,故事大多悲凉。让我们拔取几个例子,看看她们的故事吧!

息夫人息妫

息夫人是陈国国君的女儿,嫁给息国国君为妻,称之为息夫人,由于陈国为妫(音:gui)姓,也被称为息妫;又由于她美如桃花(一说因身后葬在桃花山上),又被称之为桃花夫人。公元前684年,息夫人回陈国省亲,顺道蔡国看望姐姐蔡侯夫人。在拂尘的宴席上,蔡侯言语浮滑,拉住小姨子的手不放,竟做出了调戏息妫的无礼之举。息夫人盛怒,为了国君夫人的威严,不待盛筵竣事,便拂衣而去。回到息国,息夫人将此事报告了本人的丈夫息侯。息侯决意报仇,无法息国力气单薄,因而决议借助楚国的力气。息侯向楚王献计,由楚国冒充打击息国,让息国向蔡国求救,再合兵打击蔡国的部队。那时,楚国称王已有两代,汉水以东的小都城向楚国称臣,只要蔡国依仗着和齐国联婚,没有服从楚国。楚国欲向华夏成长,蔡国恰是方针,听了此计,楚文王顿时承诺上去。

楚国打击息国,蔡侯亲率雄师来救,扎营不决,就被楚国部队包抄。仓促当中,蔡侯趁夜包围离开息国城下,息侯却紧闭城门。蔡侯断港绝潢,大北而逃,终究被楚军生擒。息侯犒劳楚军,蔡侯方知入彀。因为楚国担忧华夏列国结合伐罪,在蔡哀侯批准臣服缔盟后又决议放其返国。

蔡哀侯对息侯恨入骨髓,期近将返国的酒宴上,他竭力称颂息夫人的仙颜,终究引得好色的楚文王淫心泛动。不久,楚王带领雄师,以巡查为名离开息国,在息侯设席接待时提出让息夫报酬他倒杯酒。息侯惧于楚国的武力不敢回绝,只好让夫人出来。楚王见了,公然边幅美丽很是,因而就以报答的名义在居处设席,在席间将息侯擒获。楚王带着将士直奔息国宫中,找到息夫人,将她纳作夫人并带回楚国。息国并入楚国,正如息妫所说,息侯开门揖盗,自取其祸。息侯后被安顿在汝水,封给他十户人家,以祭奠息国先人,不久烦闷而死。

晋献公夫人骊姬

骊姬是晋献公的姬妾,公元前663年,晋献公灭了骊戎,将国君的两个标致女儿抢劫返国充分后宫。骊姬是姐姐,献公想将她立为夫人。占卜的成果是不吉祥,献公不听劝止,再次占卜,违谏把她立为夫人。厥后,骊姬生了一个儿子,叫奚齐。再过几年,她的mm也生了一个儿子,叫卓子。骊姬想把本人的儿子奚齐立为太子,就筹算将太子申生撤除。骊姬打通了几个大臣,让他们向献公倡议,将献公几个有才干的儿子派到都城之外的处所,献公批准了。太子被派到了祖庙地点地曲沃,蒲城和屈城辨别由重耳、夷吾防卫。

有一次,骊姬对太子申生说:国君梦见了你的母亲齐姜,你必定要从速去祭奠她。太子到了曲沃,把祭肉带返来献给父亲。献公在外狩猎,过了六天回到宫中,看到太子带返来的祭肉,正筹算吃,被骊姬避免。骊姬说宫外带出去的食品不可就食,必定要试一试再吃。尝试的成果,肉中有毒。骊姬顿时说,这是申生等不得了,想害死本人的父亲早早登上国君之位。在骊姬的撺掇下,献公决议杀了太子。太子申生感到这件工作不可辨别,由于本人的父亲曾经老了,离不开骊姬了,只好挑选他杀。骊姬感到重耳和夷吾也是奚齐的威逼,因而诽语说两个令郎也到场了申生的诡计。重耳和夷吾出逃。

晋献公身后,骊姬的儿子奚齐如愿当上了国君,但是好景不长,不久被大臣杀死。骊姬又扶立她mm生的儿子卓子为国君,一样被杀,骊姬也由于谗谄太子被杀。一储君两国君被杀,骊姬之祸激发了晋国大乱。

医生之妻夏姬

陈国有个医生叫夏御叔,食采邑于株林,娶了郑穆公的女儿为妻。夏御叔是陈国公族,以夏为姓,以是,这个郑女就被称为夏姬。夏姬有个儿子,叫夏征舒,字子南,也称夏南。夏征舒十二岁时其父病亡,夏姬隐居株林。陈国有两个医生,孔宁和仪行父,由于已经和夏御叔同寅的干系,常常收支株林。夏御叔身后,两人爱慕夏姬的仙颜,仍旧常常帮衬夏家,工夫久了,终究前后和夏姬勾结成奸。由于枕席之争,丢失妒忌的孔宁在陈灵公眼前盛赞夏姬的美艳,并把陈灵公引到了株林夏家。夏姬不可回绝,只得委身于陈灵公。如许一来,陈国就有了君臣三人同淫一个女人的大丑闻。这个陈灵公其实无状,居然和孔宁、仪行父两人在野堂上群情和夏姬的轻易之事。

有个大臣叫泄累,由于谏阻陈灵公,被孔、仪二人派人杀死。今后三人收支株林更是肆无忌惮。夏姬的儿子夏徵舒垂垂长大,不忍见其母所为,只是碍于灵公是国君,迫不得已。十八岁上,夏徵舒袭父职当了陈国的司马,执掌兵权。为了暗示感激,夏征舒在家中设席招待灵公。酒酣以后,君臣三人竟满嘴颠三倒四,彼此戏谑说夏征舒是谁的儿子!夏征舒羞恶之心再也难以停止,叮咛随行军众包抄株林,自引仆人杀入府中,陈灵公被杀,孔宁、仪行父逃奔楚国。杀了陈灵公,夏征舒谎称其暴病而亡,和大臣们拥立太子午为新君,即陈成公。因为陈灵公荒淫无道,陈国人并没有多大反应,但逃到楚国的孔宁与仪行父却撺掇楚国出头伐罪。楚庄王狼子野心,早就觊觎华夏,只是没有一个合法的来由,冒然发兵惧怕齐、晋等国出头伐罪。有了夏征舒“弑君”这个来由,楚国冠冕堂皇地发兵陈国。陈国没有做任何抵当。夏征舒被楚国人杀死,夏姬成为楚国人的俘虏。楚国人将陈国并入本人的邦畿,厥后仍是担忧齐、晋两国借机伐罪,又将陈复国。楚庄王见夏姬容颜妍丽,本想将她归入本人的后宫,由于大臣巫臣也想获得她,就编了许多来由禁止。楚庄王处于政治上的思量,即不可把一场“讨逆”的公理和平酿成“猎色”的不义之举,便将这个女人赏给了连尹襄老。

浣纱女西施

西施这个人存在与否很有争议。作为中国现代四大美男之首,可谓是众所周知,诸子百家的文章傍边也有说起,但这个人却不见于野史记录。不外,西施的故事和传说与标题的文中之义却是很相符合,是以就权作“信其有”吧!更加紧张的是,越王勾践败北当前,简直网罗国际美男送给吴国,而吴王夫差也确的确实承受了越国的美男和请和。假如从这个方面来看,西施作为一个标记,是这批美男傍边的一个实在存在也何尝不成。

公元前494年,吴、越两国在夫椒举行了一场大战,和平成果,吴国获得了决议性的成功。越王勾践只带着局部五千残兵退守到会稽山上。这时候的会稽山四周被吴国包抄,越国部队能干力再战,越王勾践只好向吴国乞降。但这个乞降的前提黑白常耻辱的,勾践身为国君,却要亲身进入吴国为人质。入吴临行时,越国的两个大臣做了合作,文种留在国际办理国度,范蠡伴随勾践入吴。由于勾践的闭门不出,再加上吴国太宰伯嚭承受了行贿频频为越国措辞,勾践终究被开释返国。勾践针对吴王淫而好色的缺点,按照医生文种所献的佳丽计,在越国国际大批网罗美男,终究获得了两个绝色极品美男——西施和郑旦,筹办送于吴王。文种将西施和郑旦带回会稽,教习歌舞和宫庭礼节,谙练后送到了吴国。吴王夫差公然爱好,当即将其归入后宫。由于西施貌美绝世,舞姿婀娜诱人,待人接物得体,很快就成为吴王最溺爱的妃子。吴王在苏州建筑春宵宫,昼夜与西施游玩。又因西施舞跳得好,特别是善于“响屐舞”,夫差特地为西施建筑了扮演歌舞和欢宴的馆娃阁、灵馆和“响屐廊”等。西施穿木屐起舞,裙系小铃,周边安排大缸,铃声和大缸的反响声,“铮铮哒哒”交叉在一路,夫差看的是如痴如醉。因为夫差沉沦女色,不睬朝政,再加上穷兵黩武,吴国不胜重负,终究被越国打败。吴王夫差他杀身亡。

年龄的美男为何大多和国君有扳连呢?说究竟,就是由于和她有关的这个君主有故事,是这个君主的故事把她们牵涉了出去,而不是她们本身的缘由把君主扳连了出去。以是说是大多而不是局部,是由于年龄美男许多,像那些叫做姜、赢、姬的人,许多都是美冠当世,只不外他们身旁的帝王没有故事,大概是一事既亡,人们没有设想阐扬的空间,她们的斑斓也就跟着期间的长远被历史埋没。像鲁惠公,原本是为叫做息的儿子娶的宋女,由于看到这个宋女太标致,就把她夺为本人的老婆。由于息不是太子,他的母亲也不是正夫人,以是他对君位没有野心,当了十一年月理国君,还二心想比及宋女生的儿子子允长大后还位与他。厥后这个鲁隐公被奸臣戕害,子允当上了国君,就是鲁桓公。因为这个鲁桓公继位符合宗法轨制,隐公不争,鲁惠公的荒诞、宋女的斑斓也就在历史上被一笔带过了。

真的很难说清,是君主的荒诞故事扩展传布了这些男子的仙颜?仍是先人的设想加工归纳了她们的绝色?只不外有一点很是分明,她们是斑斓女神,却其实不是荣幸女神。

相干浏览

  骊姬之乱产生在年龄战国的晋国献公时。(前657年—前651年),此故事出自僖公四——六年(公元前657年—前651年),骊姬是年龄时山西人,本是骊戎领袖的女儿,公元前672年,被晋献公虏入晋国成为献公的妃子,她使计诽谤了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骊姬之间的豪情,并计划杀死了太子申生,制作了“骊姬之乱”。

  骊姬,年龄期间骊戎(今陕西省临潼县)国君的女儿,晋献公姬,诡诸的王妃,有姿色,工心计,生不详,死于前650年。

  “骊姬之乱”是怎样回事?

  周成王在位时,封幼弟叔虞为晋侯,传九世进入年龄期间。年龄初年,晋国君权薄弱,而国君的同宗富家曲沃庄伯及其子曲沃武公力气却很强盛。公元前679年,曲沃武公灭晋,尽有晋地。次年,周命曲沃武公为晋侯,号晋武公。公元前677年,晋武公死,子诡诸立,是为晋献公。

  晋献公称得上是一名无能的君主。他内平祸乱,外拓版图,使晋国绝后强盛起来。可是,他暮年溺于酒色,亲手制作事变,祸及三个儿子、一个孙子、十几位大臣。固然在外避难十九年的令郎重耳返国即位,城濮一战而成为华夏侯国,使晋国登上霸主的宝座,好事酿成了功德,但这场持续三十年的事变却使晋国遭到极大的丧失。其中启事,还得重新提及。

  公元前672年,晋献公决议攻击骊戎(栖身在今山西晋城东北的一个多数平易近族部落)。按现代常规,发兵交战之前,先要叫主管天象历法的仕宦举行占卜。

  占卜后,担任占卜的史官史苏对晋献公说:“此次攻击骊戎,是‘胜而不吉’。望大王仍是遏制攻伐为好。”

  但晋献公没有服从史苏的话,还是发兵,成果还真的打了败仗,并俘获了骊戎最标致的美男骊姬和她的mm少姬。

  在道贺成功的庞大宴会上,晋献公为证实本人发兵的精确,同时也是为了挖苦史苏此次占卜的“过错”,特地赐酒一杯给史苏,但没有恩赐菜肴。

  史苏接过酒来,一饮而尽。他其实不以为本人的预言是过错的。

  晋献公进一步责问史苏道:“寡人不单打败了骊戎,并且还俘获了全国无双的美男骊姬。这不单是成功,并且是大吉。真是大吉大利啊!”

  面临国君,史苏固然不敢再加辩论。分开宴会后,当医生里克问他为何攻伐骊戎是“胜而不吉”时,史苏是如许答复的:“骊戎有夫君,却也有男子。本日晋国的夫君打败了骊戎,往后必定是骊戎的男子打败晋国。”

  里克诘问道:“此话怎讲?”

  史苏答道:“有史为证!夏桀打败有施时,有施人把美男妺喜献给夏桀,成果夏因妺喜而亡;商纣王打败有苏时,有苏人把美男妲己献给商纣王,成果商因妲己而亡……往常主上打败骊戎,骊戎献骊姬、少姬二女乞降,与昔时千篇一律。何况主上溺爱骊姬,比起夏桀对妺喜、商纣对妲己的溺爱有过之而无不及,晋国怎样能不重蹈夏、商的复辙呢?”

  经过下面这些话,我们能够看出,史苏是借占卜之名,行历史阐发之实。那末,史苏的预言毕竟可否完成呢?

  究竟证实史苏的预言是精确的。

  当骊姬被带到眼前时,晋献公立即被这带有异域风味的美男吸收住了。只见她白里透红的面庞,如同含苞待放的桃花;两只艰深敞亮的大眼睛,既显露出毫无惧意的野性,又有一种勾人灵魂的魅力;纤腰虽如杨似柳,但却出现出一种内涵的韧性和微弱,自有一种感动民气的力气美。这统统,都是晋献公在所临幸过的女人中从没有见过的。望着如花似玉、别具风情的异域美男,晋献公不由得心神不定,骨软筋酥。若不是有众文臣武将在侧,他早就按耐不住心中升腾的欲火,立即把这个佳丽拥在怀里。

  晋献公原本是筹办承受群臣朝贺的,但面临如斯动听心魄的美男,他早已神不守舍了,只是草草地对付一下,便发布退朝了。

  一夜云雨,各式恩爱,今后奠基了骊姬在晋献私心中他人没法代替的位置。不久,骊姬便怀怀孕孕。晋献公晓得后,降旨后宫对她各式顾问。十月妊娠,一朝临盆,骊姬生下一子,取名奚齐。奚齐的降世,加倍深了晋献公对骊姬的溺爱。

  此时,晋献大众有九个儿子,名见经传的有五个:太子申生,齐姜所生;令郎重耳、夷吾,大戎部落纳贡的两位美男所生;骊姬所生的奚齐;另有一个即是同骊姬一路入宫的少姬所生的卓子。晋献公溺爱骊姬,便掉臂太卜偃和史苏龟筮的劝谏,择日告庙,立骊姬为夫人、少姬为次妃。晋献公既立骊姬为夫人,便想废去太子申生而立奚齐。

  这骊姬不但人长得俊美非常,并且聪慧颖悟,很有心计心情。一天,晋献公被骊姬奉养得称心满意以后,又欢快地对骊姬提起让奚齐代替申生为太子的事。没想到骊姬却跪在地上说:“申生早已立为太子,列国诸侯没有不晓得的。太子无罪,岂可随便废掉!主上假如因我母子私交而废掉太子,我甘心他杀,也不敢从命。”

  晋献公听了这一番话语,竟信觉得真,就撤销了废立的动机,加倍服气夫人的贤德。

  实在,骊姬的这一番话语是口是心非的。她内心巴不得顿时立奚齐为太子,但她估计情势,感到对本人倒霉:一来申生作太子光阴已久,无端废立,群臣不平,必定有人各式劝止;二来申生与重耳、夷吾相和睦,三令郎各有翅膀,申生位置难以摆荡。说了做不到,轰动对方,反误大事。因而,骊姬各式劝止,骗得晋献公的信赖,公开里却勾搭晋献公的内宠优施,由优施出头,又勾搭晋献公的外宠梁5、东关五两位医生,让他们诽谤三令郎,减弱申生的力气。

  一天,晋献公临朝听政。梁五出班奏道:“西戎迩来又在骚扰我国边疆,有些重镇不可不增强防卫。曲沃乃宗邑之地,该当派有位置、又能带兵兵戈的太子申生前往防卫;蒲城、屈城如许的边境重镇也该当派像重耳、夷吾如许的贵令郎去防卫。他们三位既是崇高的王子,又都是有才干的人,派他们前往,必定能威慑住戎敌,使戎敌不敢胆大妄为。如许,既捍卫了国度,又为几位令郎缔造了立功立业的机遇……”

  没等梁五把话说完,晋献公便说:“几位令郎年龄尚轻,能承当如斯重担吗?”

  东关五在一旁说道:“几位令郎年龄虽轻,但能够派人去帮手他们啊。杜原款、狐毛、吕怡甥等人年高德劭,有他们前往帮手,包管满有把握。”

  杜原款等人是晋献公所信赖的端正大臣,也是骊姬感到碍手碍脚的人物。晋献公听东关五如许说,简直很安心,因而准奏了。

  如许,骊姬经过“二五”完成了她一举两得的目标。她不但把太子申生送到外埠,连同重耳、夷吾和视为眼中钉的杜原款、狐毛等晋献公信赖的近臣也一并发落外埠。至此,太子和几名近臣与晋献公的动静完整隔绝了。

  支派走太子和二位令郎,使三人远居晋国边邑,相互不可相顾。如许,骊姬夺嗣之计就迈出了第一步。接着,骊姬又开端筹划第二步,她要给奚齐、卓子找个倔强的背景。挑来选去,她选中了荀息。这荀息智谋过人,昔时曾献假虞灭虢,以一璧一马而灭虞虢二国,颇受晋献公信赖。是以,骊姬选中了荀息,她要把荀息拉过去,为己所用。

  一天,正巧奚齐也在晋献公和骊姬眼前,骊姬看着奚齐,对晋献公说道:“大王,妾看奚齐已到拜师进修的春秋了。诸臣当中,才当曹斗的人固然很多,但德才兼备、又能使大王与臣妾真正安心的,惟有荀息一人。臣妾想请荀息做奚齐的教师,不知大王意下若何?”

  一听此言,晋献公非常欢快地说:“夫人所言极是,与寡人的设法不约而合,荀息的确是最牢靠而又最为符合的人选。”

  因而,晋献公命令以荀息为奚齐的教师。

  反复到手以后,骊姬又开端筹划关头的第三步:害死申生,谋夺太子之位。

  不久,传来了晋国北部边境遭到北狄入侵的动静。骊姬听到后,从速找到“二五”筹议若何借此机遇撤除申生。“二五”固然出了些主见,但骊姬都感到不当,末了仍是佳丽的策略高人一筹。骊姬说:“我看仍是如许最稳妥。你们俩人压服大王,派申生前往迎敌。他只要带兵兵戈的权利,而出兵权却在你们手里。你们给他派一些老弱残兵去,车马也挑些欠好的给他。如许,假如他败北被杀,那是最好不外的了。退一步说,他假如命大没被打死,败北返来也是要定罪的。”

  “二五”一听,连称奇策,分头游说晋献公去了。

  但是,因为北狄此次入侵范围不大,申生没费甚么劲就把仇敌赶跑了。

  骊姬传闻申生告捷而归,又气又恼,但也没有措施,只好从长计议了。沉思熟虑以后,她又想出了一条毒计。

  这一天,骊姬对晋献公说:“大王年纪已高,身旁必要有人顾问,而奚齐和卓子年龄还都小,一时还靠不上他们,大王何不召太子返来,我们母子也能有个依附。”

  晋献公感到有理,便派人到曲沃去召申生。

  申生是个逆子,接到父亲饬令后立即返京,先见父亲。然后入宫拜会骊姬。骊姬设席招待,请申生异日相陪,游园观花。申生虽觉不当,但不肯有悖后母之意,只好愿意承诺。

  当天早晨,骊姬不卸装,不换衣,坐在锦墩上直掉眼泪。晋献公一见爱妃如斯容貌,登时睡意全消,连连催问。骊姬这才抽抽泣噎地说:“大王,您可要给我做主啊!我美意请太子喝酒,不意太子他却酒后无礼,对我入手动脚,我奋力推她,他才悻悻作罢。他还说甚么大王年龄已老,你何须作我母亲?昔年祖父大哥,把我母亲遣归我父,今我父大哥,你必有所遣,不归我归谁?说着说着又要入手拉我,我奋力挣扎,他才没有未遂。……呜呜……他还邀我同游花圃。大王如若不信,请亲去检查,天然就会大白的。”

  在晋献公的各式抚慰下,骊姬合上泪眼,安然入眠了。可晋献公却气得暴跳如雷,一夜未曾合眼。

  第二天天明,晋献公自去花圃树林中的高台上隐身。骊姬在穿着上并没有怎样决心润色。惟独在头发上大做文章,暗暗在发髻上抹了很多蜂蜜。

  当阳光已暖洋洋地照满全部花圃的时辰,骊姬离开了那边。一到园门,便见申生早已恭候在门前了。申生陪着骊姬从花园前渐渐地向林苑移步。此时,回旋在花蕊上的蜂蝶,闻到蜜香,纷繁分开怒放的鲜花,围着骊姬飞翔。骊姬脸色惶然,往申生的身旁靠了靠,侧脸叮咛道:“太子,快替我赶走这些厌恶的蜂蝶!”申生不敢怠慢,举起广大的衣袖,前后轰赶着。

  申生轰赶蜂蝶时,骊姬成心左右躲闪。晋献公远了望见,真的觉得太子要拥抱骊姬,做那轻易之事,登时气得暴跳如雷,怒气冲冲。回到后宫后,他当即就要命令正法申生。

  骊姬见状,赶紧跪下,直言劝道:“太子是我请到宫中来的,如果为了此事杀了他,他人还觉得是我害了他。况且宫中暗昧之事,难以说清,此事如果传了进来,不但大王不但彩,臣妾也无脸做人,仍是临时饶了他吧。

  晋献公感到言之有理,只好忍下这口吻,但仍是把申生赶回了曲沃。贰心中恨死了这个不肖的儿子,派人黑暗搜索申生的罪行,必欲置之于死地。

  此时,申生还蒙在鼓里,甚么事也不晓得。回到曲沃,他正为不知由于何事惹怒父王而困惑不解时,忽有使者传来骊姬的口谕,说是梦见已故申生之母齐姜向她哭诉“缺衣少食”,让太子从速祭奠。因而,申生就在曲沃的宗庙里祭奠,恭顺虔敬地祭奠了母亲。过后,又根据那时的礼仪,派专人把祭奠的酒肉送到都城一些,给亲人们分享。

  申生的使者到达都城时,适逢晋献公出猎,六天以后才返来。骊姬向晋献公禀报了太子申生祭奠齐姜的事,并说:“有胙肉琼浆,以待大王。”此时,晋献公因为旅途劳累,又饥又渴,拿起一块胙肉就要吃。骊姬赶紧劝止说:“从表面送来的工具,可要把稳,别吃坏肚子。”

  晋献公感到夫人对本人真是关怀,随手把手里的胙肉扔给了猎狗。猎狗叼起胙肉,几口吞进,眨眼间四脚朝天,口吐白沫死了。

  骊姬见状慌了,声色俱变:“这,这是怎样回事?莫非内里有毒?”说着,举起羽觞,将琼浆倒在地上,但见琼浆洒过的处所,空中马上兴起,窜出淡淡的蓝烟。

  骊姬仍不信赖,又拉过一个小内侍,喝令他再尝酒肉。那小内侍已亲眼目击了刚才的统统,赶紧跪地讨饶。骊姬那里肯依,饬令身旁卫士,强行灌酒塞肉。不幸那小内侍,酒肉才出口,便鼻孔出血,倒地死去。

  见此景象,骊姬一声尖厉的呼啸,扑在地上就哭。边哭边说:“大王,太子怎样竟下如许的辣手!谁不知未来的王位是他的,可此刻就等不及了,竟要把大王毒死。他也太狠心了。大王,您如果有个安然无恙,我们娘几个可怎样办哪?”说着,伸手去抢酒肉,大呼:“奚齐、卓子,快来呀!我们赶早死了算了。”

  晋献公扯住骊姬,双手搀起,连声大骂道:“这德高望重的畜牲!前次他对你无礼我就要治他极刑,你还替他讨情。这回不准夫人多嘴,我必定要杀掉这个畜牲!”

  第二天,晋献公肝火冲冲地登上朝堂,以申生逆谋遍喻群臣:“申生下毒,谋逆君父,罪该正法!”群臣面面相觑,哪敢说一句话?因而,晋献公派梁5、东关五率兵车二百乘,伐罪曲沃。

  老国舅狐突闻讯,赶紧派人前去曲沃送信。申生接到信,虽感到冤枉,但他是个逆子,决计他杀以明心志。太傅杜原款劝他或鸣冤朝堂,或出走他国出亡。申生道:“君父分开夫人,觉睡不着,饭吃不香。我若鸣冤,君父护着夫人,一定加罪,反伤父心;我若出走,人们便觉得我不孝,我假如说出真相,昭彰父亲的错处,又被诸侯嘲笑。往常我内困怙恃,外困诸侯,真是进退失据啊,不如死了算了!”

  说罢,大哭一场,北向膜拜,自缢而死。

  梁5、东关五兵临曲沃,申生已死半日。因而,他们便把太傅杜原款押回都城。晋献公让杜原款证明太子谋逆之罪。杜原款攘臂大喊:“说太子谋逆,真是天大的冤枉!杜原款以是不随太子去死,就是为了标明太子的心志。胙肉琼浆已存留六天,如果有毒,岂有日久稳定的事理?”

  骊姬大呼道:“杜原款空为太傅,教导能干,还不从速杀了他!”

  杜原款不待军人扑过去,便以头碰柱,脑浆迸裂而死。群臣见了,无不堕泪。

  骊姬害死了申生,曾经完成了夺嗣之计,可她并未就此干休。不久,她又故技重演,向晋献公屡进诽语,迫使重耳、夷吾出走他国。如许,宫室中再也没人能与奚齐争位。因而,晋献公立奚齐为太子,骊姬终究到达了本人的目标。

  但是,好景不长,就在奚齐被立为太子的这年秋季,晋献公病倒了。目睹晋献公病势日甚一日,骊姬半跪在病榻前,抽泣着说:“主上遭遇骨血之变,逐出公族而立奚齐。一旦驾崩,我是妇人,太子年幼,假如二令郎挟外助求入,我母子依附何人?”

  晋献公颤动着伸出青筋暴突的手,抚弄着骊姬的黑发说:“夫人不用担心,太傅荀息忠贞,没有私心,寡人已有摆设。”

  不久,晋献公归天,荀息拥立年仅十一岁的奚齐为君,使主凶事,百官都来哭灵。医生里克和丕郑密约,派亲信卫士身着异服,混在杂役傍边,趁奚齐吊孝的时辰杀死了他。优施在旁拔剑互助,也被杀死。如许一来,次序大乱,葬礼再也举行不下去了。

  荀息闻讯,匆促抢入灵堂,抱着奚齐另有余温的身材大哭道:“臣奉命托孤,理应不离太子左右,严加防备才是。往常太子遇刺,完整是臣的不对啊!”

  说罢,便欲以头触柱。

  骊姬见状,红肿着眼睛奔过去劝止,说:“主上骸骨未寒,大人怎不让他安定?奚齐虽死,卓子尚在,还是主上骨血。望大人节哀顺变,悉心帮手卓子,以慰主上在天之灵。”

  荀息感到有理,决议依令行事。葬礼竣事后,荀息又拥立九岁的卓子为国君,居朝堂行事。不久,里克再一次策动政变。他聚发迹甲,黑暗联结丕郑、雅遄等医生,攻入朝堂,摔死卓子,剑杀荀息。东关5、梁五二人也死于凌乱当中。

  骊姬费尽心机坑人害人,到头来倒是竹篮子吊水——落得一场空,比年轻的性命也未能保全。目睹局势已去,自家人命难保,骊姬终究狠下心来,投湖他杀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野史吧 » 春秋美女的怪现象:大多直接导致君主亡国殒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