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里藏着的最诡异的一幅画,满腔乱世悲情,泻于笔纸

  故宫里藏着一幅阴沉诡异的画,画里有一个可骇故事。

  它的名字叫,出自于南宋画家李嵩之手。

  南宋 李嵩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先让我们来懂得这幅画的内容:

  一个活动提线木偶(傀儡)艺人,席地而坐,用悬丝在把持着一个小骷髅

  在骷髅身边有一副担子,担上放着草席、雨伞等平常物品,看模样是陌头艺人流浪在外的局部产业。

  在大骷髅死后有一个给婴儿喂奶的妇人,是他的老婆。

  画面右侧,小孩子被小骷髅吸收过来,孩子死后的妇人伸脱手,担忧孩子碰到任何大概的风险。

  整幅画诡异的本源就在:把持小骷髅的不是陌头艺人,而是一个大骷髅。

  有人说,大骷髅约莫是由于某种缘由归天,可是出于对家庭和孩子的眷顾重又以幽灵的形状回返家中,对流离艺人而言。

  所谓天为褥,地为席,流离实在就是平生的运气,故而席褥、挑担、鱼具兼备,可见对艺人而言,这里既是贩子又是家。

  主题

  画幅之焦点主题,当为存亡转化及其因果循环。画家将画一分为二,存亡参半。

  左侧画一大骷髅,头戴朴头,身着色衣,枢纽以线穿连,为艺人的演戏傀儡,含有死之意;右侧则画一小儿,手足着地,仰首伸臂,带有生之欲。

  存亡既分,却又相互吸收,故画幅地方被大骷髅嘲谑的小骷髅,面向小儿,作躬身号召状。

  此是戏中之戏,亦是经心之笔。

  大骷髅死后,一妇人袒胸露乳,喂哺幼儿,脸色不安地谛视着骷髅戏婴之景象,与画幅右侧神气胆怯、伸手拦阻那趴地小儿的另外一妇人恰成比较,出现一种静与动、思与行的对峙。

  此图还存在着三重幻戏布局:一是两个操控,即大骷髅对付小骷髅的操控,有形之手对付大骷髅的操控;二是交相生发的把戏布局,乃至观图者也会不盲目地落入此中;三是各类背反之表示,特别是观者明、政府者迷,使人难忘。

  构图

  构图上,画家将示暮气之骷髅衬于密线重墨构成的墩子、货担之前,添加了阴沉、暗中及可骇的氛围;同时,却将表示生的小儿置于简写的地盘及大片空缺的布景上,增强了明朗、光亮及欣喜的感到。

  本领

  纯真从翰墨技法上看,李嵩阐扬了本人擅于勾画、界画之才干,线条坚固踏实,墨色风雅精致。

  衣纹用线劲利,或纤柔、或飞舞、或挺立,皆依形状行动而生变革。器物用笔工致严细,笔笔送到,不见草率轻薄。

  骨骼、肌肤用笔略有不同,前者刚健,凝重,后者圆转,富于弹性。

  至于浓淡设色,根本为层层衬着,渐次加深浓厚水平,直至表面空间毕现方止。染工松散、高古,颇具宋代院体画之特点。

  画家简介

  李嵩(1166~1243),南宋画家,钱塘(今浙江杭州人)。

  少为木匠,后为画院待诏李从训养子,侍从习画。

  善画人物、佛道像。尤善界画。

  供职于画院的李嵩是同事中的异类。

  他出生清贫,对付平易近间生活的认识出于本性,历经光宗、宁宗、理宗三朝,不断在宫庭画院任职,被尊之为“三朝老画师”。

  他也会将富有变革的用线,松散、高古的染色等院体画特点用在风气画中。

  李嵩成心把画面规划重心地位和精笔描画都放在骷髅身上,企图是甚么呢?

  元朝出名画家黄公望为这幅画作的题辞,很好的提示了我们:

  没半点皮和肉,有一担苦和愁。

  傀儡儿还将丝线抽,弄一个小样儿把朋友逗。看破个羞哪不羞?呆兀自五里已单堠。

  诗里说的“五里单堠”天然是指画中的城墙。

  里堠是宋朝罕见的路途标志,凡是都在郊野。

  黄公望以为李嵩这幅画是表达平易近间艺人孤身一人、浪迹海角、跋山涉水,惨到饿成白骨的悲剧。

  他是把持手中的傀儡吗?生怕是被生活所把持吧?

  黄公望老老师说的对吗?

  我们认真看一下画面,大骷髅的衣服,薄纱通明,织造讲究。

  而两位妇人和小孩呢?

  她们面态雍容华贵,体形略胖,穿着讲究,插珠花带耳饰,服装时尚,活脱脱就是贵族啊!

  这几人可不穷!那末画作毕竟要表达甚么意义呢?

  有人说,这幅画想要表达的是对死亡的考虑!

  靖丰年间,南宋偷安,全国纷争不竭。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本日苟存、不知明日死活,更是既荒诞又泛泛之事。而此画,左右对称,左死右生,存亡俱在一路。有人看到鬼,有人看到怀疑与诡计,有人看到存亡……

  宝贵的是,在距今约千年前,我国画家曾经在艺术上精密的摸索,如斯至深的人生感悟。

  人世喜乐、成败荣辱,终归于一具白骨。

  满腔浊世悲情,泻于笔纸。

  李嵩的以其不容易被人懂得的深入的寄意,为美术史留下了繁重而又奥秘的一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野史吧 » 故宫里藏着的最诡异的一幅画,满腔乱世悲情,泻于笔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