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建宁公主:未嫁韦小宝 为吴应熊守寡30年

  嫁与额驸吴应熊后,皇十四女和硕公主与额驸吴应熊假寓在都城。顺治十年(1653),额驸吴应熊被授与三等子爵。顺治十四年(1657)仲春,皇十四女晋封和硕长公主。同年,吴应熊加少保兼太子太保(从一品)。顺治十六年(1659)十仲春,皇十四女被封为和硕建宁长公主,后改成和硕恪纯长公主。康熙七年(1668),吴应熊晋少傅兼太子太傅(正一品)。

  原本建宁公主与额驸在京师不竭加官晋爵,和美过活,孰不知南疆渐变刮风波,康熙十二年(1673),平西王吴三桂自称全国都招讨戎马大元帅,蓄发易衣冠,树起红色旌旗,以复明为由,挑起反清之“三藩之乱”。建宁公主的生活由此转机,落入了人发展恨水长东的窠臼。

  作甚“三藩”?“三藩”指的是顺治朝清廷派驻镇守云南的平西王吴三桂、镇守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和镇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继茂这3位藩王。清初建国共封了4位汉臣王爵,此中,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为天聪年间即归降太宗之明代将官,崇德元年(1636)太宗称帝时,封孔有德为恭敬王、耿仲明为怀顺王、尚可喜为智顺王,史称“三顺王”。而吴三桂则原为明代镇守山海关之总兵,于顺治元年(1644)乞师摄政王多尔衮配合迎战李自成之农夫叛逆军,大北李自成军后,本日“承制进三桂爵平西王”,亦便是说清廷很快就封吴三桂为平西王,授其亲王册印,并赐白银万两,良马5匹及朝衣1袭。至此,清廷所封汉人藩王到达4位。厥后的顺治年间,朝廷命这4位藩王率所部绿旗兵安定四方,以辅八旗军力之不敷,并改封孔有德为定南王,耿仲明为靖南王,尚可喜为平南王。后因定南王孔有德在顺治九年(1652)亡于桂林,其子亦被害,故王爵除。余下三王,在安定各地以后即留镇一方,吴三桂称王云南,尚可喜镇守广东,而耿氏一族,耿仲明卒后由其子耿继茂袭王爵派驻福建,继为其宗子耿精忠嗣王爵,遂成三藩。“三藩之乱”的祸首罪魁便是额驸吴应熊之父平西王吴三桂。三藩当中,以吴三桂权力最大,军力最多亦最强,史界方家萧一山批评其“用人不受吏部、兵部之掣肘,用财不受户部之考核”,仅云南一处每一年耗国库之饷少则数百万,最多时达 900余万,故有“全国钱粮,半耗于三藩”之说。而耿、尚二藩虽不似吴三桂之猖狂与嚣张,但亦把持本地之大权,各为一方之患。康熙十二年(1673)三月,平南王尚可喜大哥多病且受制于酗酒嗜杀之宗子尚之信,故上疏哀求归老辽东,留其子驻防广东。原本康熙帝亲政后,即不断将处理三藩当作是治国安邦的甲等大事,见此撤藩之有益机会,经议政王大臣及户、兵二部配合议定,降旨准尚可喜全藩撤离。此事对吴、耿二藩震撼极大,两人亦当即哀求撤藩,本意倒是在摸索朝廷之立场。康熙帝考虑再三,末了降旨——三藩并撤。

  康熙十二年(1673)十一月二十一日,吴三桂在概况承诺撤藩并于当月二十四日出发赴京的前3天,正式起兵反清。一工夫,时任总督、巡抚、提督、总兵等处所大员的原明代降清之武将纷繁参加,据统计竟多达20位,使吴三桂疾速集结起14万军力,攻占了滇、黔、湘、蜀四省,加上广西孙延龄(汉族公主孔四贞的丈夫)和福建靖南王耿精忠随之反清,六省沦陷,华夏摆荡。吴三桂更欲裂土为王,并请西藏之达赖喇嘛为之出头补救。但康熙帝成竹在胸,不听达赖喇嘛之言,兴师动众,经心规划,力图将战事把持在滇、黔、湘等三省以内,并为会合冲击吴三桂,剿抚并用,命令停撤耿、尚二藩以伶仃之。就在吴三桂自恃已据有残山剩水,宗子又尚皇十四女建宁公主而为天子懿亲,以为朝廷肯定会恩养其子吴应熊用以弹压之时,康熙十三年(1674)四月十三日,圣祖采取诸王大臣之议,将额驸吴应熊及其子吴世霖于京师处以绞刑。清廷此举予吴三桂乃至命冲击,听到其子应熊及孙世霖被处决的死讯,吴三桂亦“惊悖气夺,遂底于亡”,即不久亦与世长辞了。

  从客观上讲,康熙帝此时的确不但在政治上,并且在生理上打败了挑起三藩之乱的吴三桂,但对付皇十四女建宁公主而言,这统统却如同恶梦,33岁时俄然就流离失所了。畴前,下嫁汉族权臣之子是清廷为了完成皋牢汉臣之意,现在父债子还乃至是由孙子来还,又是清廷为牢固政权的明智之举。当当时也,康熙帝下谕旨,以为“乱臣贼子,孽由自作,刑章俱在,众论佥同,朕亦不得而曲贷之也”。将额驸吴应熊处死,为的是“以寒老贼之胆,以绝群奸之望,以鼓励全军之心”。假如说,作为侄儿的圣祖玄烨没有思量过姑母建宁公主,大概是有些冤枉,由于在额驸吴应熊身后,康熙帝常常下诏安慰公主,称建宁公主平生“ 为叛寇所累”。但工作的成果已成定局,面临丧夫失子之痛,皇十四女建宁公主该若何独处于世呢?凡间但见英气干云,谁怜后代情长?身在此中的建宁公主生怕只能自啖苦果,日日煎熬。尔后相思之梦,尽在绞刑架下。

  康熙二十年(1681),用时8年之久的三藩之乱终究灰尘落定。三藩当中,吴三桂于康熙十七年(1678)八月卒,其孙吴世璠继立。康熙二十年(1681)十月二十八日,吴世璠他杀,云南自此安定。

  靖南王耿精忠到场反水,康熙十四年(1675),其弟和硕额驸耿聚忠即尚顺治帝抚女和硕柔嘉公主者,受命前去福建招降其长兄耿精忠时,耿精忠拒不纳。后在清军的强盛守势下,耿精忠出福州城归降。三藩之乱安定后,靖南王耿精忠的两个弟弟耿昭忠和耿聚忠配合弹劾其兄,称其不知改过,独断专行,不但戕害了否决谋反的总督范承谟(清出名文臣范文程之次子)一家数十人,陈尸于道使人侧目,还因生母周氏哭阻耿精忠纠众反戈,乃至末了其母被逼死亡。最为可爱的是,耿精忠还宣称其祖父耿仲明昔时与吴三桂于山海关曾有成约要反清复明,以贻祸祖父与手足。末了,耿精忠被清廷黜爵磔死(即五马分尸),籍没产业。其两位弟弟免议连坐,将其家眷编为5佐领,归隶正黄旗汉军,福建之藩遂不复存在。

  平南王尚可喜值逆藩吴三桂、耿精忠反清之时,心无二志,但虑其宗子尚之信不成恃,故遣其次子尚之孝进军讨逆广东。但其宗子尚之信与吴三桂共谋,受吴三桂招讨上将军之伪号,改帜换衣,并派重兵扼守其父所居之府软禁之。尚可喜忧愤之下,于康熙十五年(1676)谢世。广东处所官员纷繁抵抗反清,加上此时耿精忠已降,故尚之信又复降清。但尔后,尚之决心怀二意,不愿着力帮忙歼灭吴三桂,被清廷赐死。对付尚藩建制,康熙帝准和硕额驸尚之隆即尚顺治帝抚女和硕温柔公主者,携其弟尚之孝前去广东移尚可喜之骸骨与家口迁往海州(今辽宁海城),将尚之孝、尚之隆等家下生齿编为5佐领,隶汉军镶黄旗下,完成了对尚氏的撤藩安顿。

  是以,历史上实在的建宁公主,并没有和吴应熊假意周旋而嫁给“韦小宝”去快乐清闲,而是月寒日暖煎人寿,莫问昔时事,由于旧事不胜回顾。康熙四十三年(1704)十仲春,皇十四女建宁公主在熬过了30年的凄清萧索光阴后与世长辞,时年63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野史吧 » 真实的建宁公主:未嫁韦小宝 为吴应熊守寡30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