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奇人东方朔断奇案:靠着鸟语兽言作证审案

  西汉天汉年间,都城长安出了一桩命案,京都御史李硅之女李艳莲和丫环云湘一路上西郊的沣河滨踏春,被人给杀了。

  都廷尉王起接到处所保正的报案,当即带人睁开观察。

  李艳莲衣衫被撕裂,而随身照顾的金银金饰却一点很多,看来罪犯只为劫色。四周除了一些杂草被踩倒外,并没留下更多的陈迹。

  李艳莲生得国色天姿、秀雅可儿。固然上门求亲的人川流不息,却全都被她拒之门外。在清算现场时,王廷尉发明了一块虎魄色的琨玉,那本是夫君的物品。此物遗落现场,看来是单方在扭打时从凶手身上坠落上去的。经查证,此玉乃是御史府的一名舍人张旷的。

  王廷尉当即将张旷传到衙门。张旷年近三旬,不但人材出众,并且饱读诗书,深得李御史的重视。现在,只见张旷双眼红红的,看模样刚哭过。本来,张旷常收支御史府,不觉对李艳莲发生爱情。李艳莲对张旷也是一往情深,因而二人竟背着怙恃私订了毕生,张旷便将这块琨玉送给李艳莲,李艳莲也将一把羽扇送给了张旷……

  原本,二人筹算将此事禀明怙恃就当即结婚,不想李艳莲却遭意外,令张旷肝肠寸断、哀思欲绝,一天到晚以泪洗面。王廷尉道:“李艳莲既然将你送她的琨玉看成亲爱之物,就该保藏于贴身处,为什么散落在外?别的,本廷尉还传闻李大人欲将李艳莲嫁给陈都尉的令郎陈子玉。陈令郎年老俊秀,风骚俶傥,并且与李家门当户对。本官揣度,李艳莲自知与你私订亲约过于草率,因而约你在西郊的沣河滨会晤,提出退婚。当李艳莲退还信物时,你大发雷霆,将琨玉摔在地上,然后向李艳莲施暴。丫环云湘上前庇护,你干脆将她也给杀了。分开时未能找到琨玉,担忧被人发明,仓促逃去。此案了如指掌,你另有何话说?”

  张旷道:“大人此言差矣!李蜜斯失事那天,我正在同学赵学究家中与诗友们吟诗尴尬刁难、喝酒集会。并且在此之前,李蜜斯曾频频暗示非鄙人不嫁,况且鄙人爱蜜斯赛过爱本人,我怎样会去杀她呢?请大人明察!”王廷尉道:“你休要抵赖,工作终会内情毕露的,到时让你心折口服!”因而命人将张旷关进大牢。

  随后,陈都尉之子陈子玉也被传到廷尉衙门。听说失事那天,曾有人在现场邻近瞥见过陈子玉,是以这人也有杀人怀疑。当提到李艳莲的死因时,陈子玉一样矢口承认。但是对付他们之间的婚姻王廷尉也作了具体的观察。本来,陈子玉虽是都尉府的令郎,却真才实学,整天吊儿郎当,李艳莲早有所闻。加上她早已同张旷私订了毕生,是以同陈家的这桩亲事她死活不愿承诺。李御史只要这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李艳莲不承诺,他也欠好牵强,因而这件事就如许搁了上去。

  王廷尉道:“陈令郎,据本官所知,固然你俩的婚姻由两家怙恃做主,而李艳莲爱的不是你,而是张旷,以是你几回与她相见均被拒绝。你等不及了,因而在李艳莲出游的那天凌晨,你恰好在那一带狩猎,便暗暗地跟了上去。离开河滨时,你再次提起结婚之事,遭到李艳莲的回绝,你便挟恨在心,见四下无人,对李艳莲举行了非礼。因担忧原告发,你便杀人灭口,将她们主仆二人一同杀死……事已至此,你另有何话说?”

  陈子玉道:“大人,你可不可冤枉坏人!那天我虽去过沣河,只是去狩猎,并不是是去杀人,随去的几名下人能够作证!”王廷尉道:“你骑的马,而下人们倒是步行。他们的两条腿怎跑得过你坐骑的四条腿?你能说你就没有一时半晌和他们分隔过?”陈子玉被说得理屈词穷,一样被关进了大牢。

  李艳莲被害一案,不知怎样捅到了皇上那边。汉武帝命人传下话来,十天以内必定要捉住凶手,逍遥法外。而抓来的两个人假如要定他们的罪明显证据不敷。因而王廷尉派出大批的快捕持续观察,但凡李艳莲失事那天到过那边的人都得承受盘问。接果,又有一个人冒出水面,此人即是现今皇上已故的mm隆虑公主之子昭平君。

  昭平君娶了武帝的女儿夷安公主为妻,不但是皇上的亲外甥,并且仍是当朝驸马爷,就连那些王公大臣都得敬他三分。昭平君仗着本人是皇亲国戚,常日骄奢淫佚、随心所欲,欺男霸女是常有的事,就连夷安公主拿他也没措施。听说那天他曾去游过对岸的樊川,返来的路上在河滨与李艳莲相逢相遇。有人瞥见他曾调戏过李艳莲,厥后又从容不迫地分开了河岸。由此看来,这人的怀疑最大,可他是皇上的外甥兼驸马,很有来头,把他抓来科罪证据一样不敷。不抓吧,皇上何处又催得紧。眼看十天刻日一每天邻近,把个王廷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合法王廷尉感触一筹莫展时,遽然门官来报:太中医生西方朔拜访。西方朔以博学睿智、才情火速着称。传闻西方朔来了,王廷尉就像碰见救星似的命人翻开中门将西方朔迎了出去。西方朔笑道:“王大人一贯吝啬,本日却开中门欢迎下官,想必有事求我吧?”王廷尉苦笑道:“还真被大人言中了,鄙人赶上大*烦了……”因而,将工作的颠末说了一遍。西方朔道:“戋戋大事,竟把你急成如许,亏你仍是廷尉,不如把茅坑让出来让下官来蹲!”王廷尉道:“下官正有此意,茅坑就在这里,要蹲你就蹲嘛!”

  前去西郊的路上,西方朔问道:“既然晓得张旷与陈子玉不是凶手,为什么要把他们关进大牢?”王廷尉道:“恰是为了麻木凶手……”措辞间二人早已离开杀人现场,王廷尉指着被压服的杂草和残留的血痕逐个先容起来,不想西方朔似听非听。俄然发明一处石缝里有个洞,他忙趴在地上对着洞窟提及话来。这时候,中间树上传来喜鹊的啼声,本来树上有个喜鹊窝,因而他又跑到树放学起鸟叫来,王廷尉见了不觉直点头。

  转眼十天已过,皇上就要前来观王廷尉审案了,而西方朔因为昨晚喝多了酒还在呼呼地睡大觉,连武帝离开他床边他都不晓得。一旁的王廷尉仓猝将他摇醒,西方朔恍恍惚惚地瞥见武帝就在跟前,沉着从床上爬起来接驾。

  武帝扣问查案的事,王廷尉支枝梧吾半天不敢吭声。厥后给问急了,不能不把西方朔推了出来。武帝问道:“西方朔,此刻蹲在廷尉茅坑上的人是否是你?那好,朕问你,行刺李艳莲的凶手查出来了吗?”西方朔道:“查出来了。”武帝道:“是谁?”西方朔道:“这人乃长安城里的人精,臣惹不起,是以不敢说。”武帝道:“另有你西方朔不敢惹的人?好,朕替你撑腰,此刻就报告朕,凶手究竟是谁?”西方朔道:“这人乃陛下的亲外甥、现今的驸马爷昭平君!”武帝见说不觉一怔,问道:“有证据吗?”西方朔道:“物证人证样样俱全,臣岂敢乱说?”

  武帝沉吟半晌,见全部的人都把眼光会合到他身上,晓得是在等他发话,因而道:“还愣着干嘛?既然是他,那就从速升堂呀!”

  恰好昭平君昨日酒后杀了夷安公主身边的家丁,被拘系在内官那边。由于他是皇亲国戚,不敢任意惩办,此刻皇上发话了,没有甚么顾忌了,便将他押到廷尉衙门来。西方朔又道:“陛下,臣另有一个哀求,此案须到案发明场去审,由于证人方便进城!”武帝不知他瓶里装的甚么药,只得随他一路去了西郊的沣河滨。

  昭平君五花大绑,被推到西方朔眼前。西方朔道:“昭平君,你是如何强横李艳莲并杀死她们主仆二人的,说来听听!”昭平君道:“西方朔,你含血喷人!说本殿杀人,有何证据?”

  西方朔道:“你要证据吗?”因而撅着嘴“吱吱”地唤了几声,登时树洞里、草丛间、地穴内跳出有数只田鼠,密密层层盖满了全部河滩。此中一只田鼠一下跳到公案上。西方朔指着田鼠说道:“这就是证人!”

  在场的人见西方朔说的证人不外是一只田鼠,不觉悄悄失笑。西方朔却若无其事地竖起耳朵做谛听状,那田鼠公然朝他“吱吱”地叫起来。田鼠叫一声他便说一句,并命一旁的词讼吏将田鼠说的话记实上去:

  暖和的太阳抹去芳草叶上的残露,

  清新的河风捎来胭脂水粉的芬芳。

  一对美人分采花拂柳离开沣河岸边,

  洪亮动听的笑声惊飞枝头的喜鹊。

  转眼护堤林内呈现一条紫衣恶魔,

  满脸淫猥说话卑鄙举止卑鄙癫狂。

  催花劫色连伤二命却当没事一样,

  本鼠回巢路见不服咬破他的胯裆。

  列位若不信,此刻就验伤!

  西方朔言罢,命人扯下昭平君的裤子,腿缝内公然有块伤痕,又红又肿。昭平君叫道:“田鼠怎会作人语?明白是你成心谗谄本殿成心假造!”西方朔道:“假如假造,本官何故晓得你的腿缝里有伤?报告你,证人还不止一个呢!”接着“叽叽喳喳”地叫了几声,转眼飞来一群喜鹊,黑糊糊歇满了河岸。此中一只喜鹊飞到公案前,西方朔再次偏着头做谛听状,喜鹊公然朝他“叽叽喳喳”地叫起来。喜鹊叫一声他就说一句,中间的词讼吏再次将喜鹊说的话记了上去:

  本鹊寻食回到窝巢,

  忽见树下吵喧华闹。

  垂头见一紫衣恶少,

  正在强横红衣女娇。

  丫头上前庇护仆人,

  胸口早已挨上一刀。

  恶汉担忧往后败事,

  劫色行凶杀了女娇。

  本鹊其实看不下去,

  一泡稀屎洒向恶少。

  假如口说难觉得凭,

  何不检查顶上纱帽!

  西方朔命人取下昭平君头上的紫金冠,下面公然有泡喜鹊屎。昭平君自知没法承认,为免皮肉之苦,不能不把工作的颠末供了出来。本来那天昭平君去游樊川,返来的路上碰到踏青的李艳莲主仆二人。他被李艳莲的仙颜所吸收,因而暗暗地跟了去。离开沣河滨,昭平君见四下无人,上前施暴。丫环云湘为了庇护李艳莲,扯住昭平君的衣服不放。昭平君大发雷霆,拔刀杀死云湘,然后追上李艳莲,将她强横不算,一样将她杀死……他觉得本人是皇亲国戚,加上现场又没留下任何证据,审理此案的官员不敢把他如何,哪知末了仍是栽在西方朔的手里。张旷和陈子玉就地开释。昭平君连伤数条性命,判了凌迟。

  在处理昭平君的成绩上,武帝又犯难了。由于他的mm隆虑公主晓得本人儿子的德性,担忧本人身后儿子会闯下杀身大祸,因而事后拿出黄金千斤、银钱万两捐募给朝廷,替昭平君预赎了极刑……隆虑公主身后,儿子闯下杀身大祸的事公然让她给意料到了。同来的几位大臣都为昭平君讨情,说公主昔时已为他出了一笔钱赎了他的极刑,陛下也曾承诺过此事。武帝说:“我那不幸的mm年龄很大了才有这个儿子,生前简直拜托过我……”说着流下了眼泪。

  武帝擦干了眼泪,又说:“汉律是先帝订定的,假如由于mm的干系粉碎了先帝的端方,我有何脸面进高祖的宗庙呢?又若何去面临全国的百姓苍生呢?”因而批准了正法昭平君的批文,哀痛地痛哭起来。

  西方朔忙筛了一杯酒走到武帝眼前,说道:“臣传闻圣王为政,恩赐不避对头,诛罚不分骨血,往常陛下遵守古训,以是四海以内百姓苍生都能各得其所,这是全国的幸运。本日,我捧了这杯酒,为皇上敬酒,冒着极刑,再拜万岁、千万岁!”

  打这以后,人们才晓得西方朔不但博古通今,并且还理解鸟兽语,而他经过鸟语兽言作证审案的故事也就在平易近间传播开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闻野史吧 » 汉末奇人东方朔断奇案:靠着鸟语兽言作证审案

赞 (0)